攀向頂峰之際,李焜耀失足跌了一大跤,步履艱辛地走出逆境,他沒有傲氣,只有淡然。他說:「如果沒有經歷環境的改變或刺激,不會了解自己有多少潛能,那潛能一輩子都用不上了。」

 

 

 

序入秋,午後的牯嶺街日漸蕭瑟,四十年前的舊書店早已消失,李焜耀感嘆地說:「都不一樣了!」他看著窗外,想起少年時的自己。

那時候的他,剛從苗栗後龍來到台北,帶著鄉下孩子的憨直,住在建中附近租來的小房間。當年建中學生既叛逆,又熱愛知識,成日泡在牯嶺街找禁書,他每週總要來回牯嶺街幾次,把僅有的一點零用錢,都拿來買書。從自然科學到文學作品,從西方的哲學思辯到東方的鈴木大拙禪學。

當年那個好奇的男孩並不知道,這些充滿哲思與禪學的書,將會在四十年後,支撐他疲倦的心靈。

 

攀峰路失足,起身堅毅再戰

17歲的他沒有立志,只想趕快賺錢,實際得很,他沒想到人生會這麼「精采」,他說:「我是鄉下小孩,很單純,只想早點自立門戶,不讓父母負擔。」

一個鄉下來的孩子,確實無法想像自己將有這樣的人生,也無法想像,自己的一個決策,將牽動台灣企業界的品牌之路。

2001年,他宣布明基脫離宏硅X下,自創BenQ品牌,2002年全年合併營收破1000億,成長50%,獲利成長145%;2005年他獲選為美國《商業周刊》

「台灣電子業名人堂」。

就在攀向頂峰之際,他卻失足跌落,那一跤,也在台灣企業界與金融圈掀起一陣波濤。2006年9月,他宣布結束與西門子的合作,因為併購西門子手機部門失敗,這一年,明基因此慘賠新台幣276億元,寫下台灣品牌之路慘痛的一課。災難卻並未就此結束,2007年5月,他因為違反證券交易法被起訴,並被限制出境。耳語流傳未曾停歇。人們說他:「總是很成功,才會跌得這麼慘!」李焜耀反擊:「我們沒有失敗,只是暫時遇到挫折。」所有人緊盯著李焜耀,懷疑:「他真的可以再站起來嗎?」

 

 

一如農家孩子,他堅毅面對自己的人生,沒有逃避。2007年6月他宣布明基改組,成立佳世達公司,以代工業務為主體,9月更名生效,明基與BenQ品牌則納為佳世達旗下子公司,「純粹是基於資產規模的考量。」李焜耀疲憊的臉,透露這段期間的艱難。

一縷一縷微光,正穿透陰霾,重新照亮明基友達集團。液晶面板景氣走出谷底,快速升溫。經過減資後重新掛牌上市的佳世達公司,在最初六個交易日內,大漲37%,幾乎是天天漲停板,投資人信心恢復了,明基友達集團與李焜耀,又站了起來。

 

繼續當「帶大家爬山的人」

從頂峰到深谷,再步履艱辛地走出逆境,時過境遷,秋風起,李焜耀只是淡淡地望著牯嶺街上的落葉,說:「所有挫折,都只是過程中的小沙子。」他沒有傲氣,只有淡然。

對他而言,挫折來了,就要好好管理。他扛起併購失敗所須負的責任,轉換經營方式,調整企業體質。

但是司法事件卻仍讓他十分無奈,他說:「一個完全不了解你的人,指著你說你是壞人!」這口氣他怎麼也吞不下。

但他忍不下也得忍,因為他看見同仁的眼淚。集團的人依舊相信他,施振榮也曾表示,人們可以不理解李焜耀的許多做法,但他畢竟是個正直的人。明基友達集團提倡「老實的聰明人」理念,李焜耀告訴大家:「我們是一群聰明人,老老實實地在工作。」

李焜耀真正要面對的,是這群與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實人。承平時,他既霸氣也溫柔,他嚴格要求工作,卻經常自掏腰包買東西送員工。好友胡德夫發片時,他自己拿著提款卡幾萬幾萬元地匯款,買了30萬元的CD送給員工。亂世來時,他一一跟員工解釋清楚,讓大家了解狀況,也了解自己的位置。

財務副總游克用被收押兩個月,終於可以離開看守所那晚,李焜耀與十幾個高級主管守在黑暗的巷子裡,看到游克用,兩人紅了眼眶緊緊抱著,心裡的委屈不用說出口。

回想起這些過去,李焜耀摸摸頭,笑了,他說:「真歹勢,讓大家擔心了!其實我真的很幸福啊!有這些夥伴!」明基友達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陳哲妮也不停地說:「K.Y.(李焜耀英文名縮寫)是要帶大家爬山的人,看他消沉我們都很心疼,他要趕緊站起來,繼續向前啊!」施振榮對這一年來的跌盪,只說了簡單八個字:「記取教訓,繼續努力。」

 

 

 

如果再來一次,仍做相同選擇

「智慧來得太晚了,」李焜耀說:「如果再來一次,我還是會併購西門子,但是手法會更細膩。」對於一向自負好強的李焜耀來說,這已經是低頭,他從未放棄品牌之路,他說自己也許做得不是很好,但至少很努力!他又喃喃自語:「如果西門子的合併成功了,真的是不得了啊。」

李焜耀每日面對的壓力,超乎我們想像。友達決定建一個新廠,影響就是數百億元,與上下游廠商幾千人的工作。連廠區巷口的一家便利商店,每月營業額都超過千萬。他也曾經開玩笑說:「哎!我有時候也會不想上班耶,一想到要上班,就覺得是個大陰天。」

超高壓工作,讓李焜耀死掉太多腦細胞,閒暇時他不用腦,專挑流汗的工作。他開心地說:「我喜歡當園丁,我有個小花園,沒事就鋤草、種樹,讓自己流很多汗!」

時間若多些,他就去爬山。爬山時他把全副心力放在身體上,感覺每一個關節的變化、調整走路的步伐與呼吸節奏。他總會在脖子上掛條毛巾,一流汗就馬上擦掉,就像擦掉壓力一樣。

他在廠區種下落羽松,這松樹隨四時變化,春天抽芽,夏天枝葉豐滿飄搖,秋天落葉,冬天枯盡,來年春天又抽添新芽。他看了新樹抽芽,感性地寫信給同仁們︰「回想我們一路走來的歷史會發現,我們的事業與產品也是經歷過無數次產業春夏秋冬四季的循環考驗,才有今天的成績。」

 

親人,最強而有力的後盾

朋友家人則是李焜耀最溫暖的依靠。事件發生後,朋友們無論是在資金調度、法律詢問上,都給了他實際的支援,也有人送他佛書,告訴他:「逆境增上緣。」李焜耀對友人的溫暖點滴在心,他感性地說:「原鄉,不一定是出生的故鄉,朋友在的地方,就是原鄉。」家人對他的支持則是每日每秒,儘管妻子曾經在第一時間叫他辭職算了,說這董事長當得太不值得!然而李焜耀一旦做下決定,妻子仍默默支持。

至於孩子們?李焜耀哈哈大笑說:「他們常給我當頭棒喝!」原來他們嫌這老爸把公司管人那套給搬回家了,老是反抗他,他想想:「也對!每個場合都該有不同的身分。」這麼一來他就釋懷,回家以後,他是園丁、是丈夫,也是管不動孩子的爸爸。

李焜耀也從孩子身上學會寬容、忍耐與溝通。他第一份工作就到宏硍偎峞A一待二十五年,直到創立明基集團。他天生叛逆,年輕時父母管不住他;進了宏痋A施振榮也管不住他。總是被長輩寬容的李焜耀,當了老大後也接受下屬對他大小聲,「寬容不會帶來惡意的結果」他幽默地說:「但別忘了底限。」

 

經歷磨難,才知道有多少潛能

李焜耀甚少提及過往,無論是快樂、悲傷、憤怒與挫折,他總是搖搖頭,撇嘴無奈一笑說:「都是點點滴滴啊。」

 

 

 

 

電影《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》中,體操選手丹尼爾遇上了一生難得的心靈導師,每晚都在加油站訓練他。李焜耀半開玩笑地說:「那樣太美好了,現實生活中心靈導師難求啊!」在李焜耀心中,只要能把握每一次的啟發,心靈導師無所不在。「如果沒有心靈導師,就去閱讀,」他形容:「閱讀,是一種心靈旅行。」

宣布放棄西門子的當天,他送給所有一級主管褚威格(Stefan Zweig)的自傳《昨日世界──一個歐洲人的回憶》,他要讓同仁們看看,歐洲曾經歷無比絢麗的歷史,最後卻走向戰爭,兩次世界大戰,幾乎摧毀了歐洲人的心。褚威格寫著:「我們對理性的最大信任,卻帶給我們最大的痛苦。」這句話也打到李焜耀的心裡,他說:「這些事,歐洲人一百年前就經歷了,我們現在正在經驗,也沒什麼了不起。」

褚威格說:「人,唯有經歷過光明與黑暗、戰爭與和平、興盛與衰頹,才算是真正活過。」我也問李焜耀:「人的一生怎麼樣才算活過?」30歲的我們,眼前還有漫漫長路,人生價值與意義何在?他笑了笑,如一個溫暖的長輩說:「至少他曾經快樂,那比什麼都重要。人生很長,每個人都要珍惜自己的立場。」

但快樂何來?李焜耀回答:「快樂是點點滴滴的累積,它無所不在。」我卻更記得李焜耀談及低潮人生時說的一段話:「人如果沒有經歷環境的改變或刺激,不會了解自己有多少潛能,那潛能也就一輩子都用不上了。」

我貪心地想,光是快樂不足以活過,一定要活得精采,就算不能如李焜耀,也要紮紮實實面對所有挑戰,50歲的時候,當我們回到年少輕狂的街道上,能夠被自己所付出的努力感動,那樣才真是活過。

 
 
 
 

採訪後記

在小劇場聊天的董事長

 

其實我以前不認識李焜耀,只知道他是BenQ的老闆,認真做品牌,聽說非常聰明。他也是我第一個做深入人物報導的董事長。

採訪前,我在辦公室亂叫亂跳非常緊張,跟研究員不停研究企業歷史,深怕一個錯誤引來讀者不快。但是又何須緊張呢?在我面前的李焜耀,一如其他的受訪者,經歷生命的美好與挫折,有坦率的笑容與低沉的嘆息,也就是個人罷了。

這次採訪,我與總編輯達成共識,不問企業經營、不問明基何時再起,我們只想問問李焜耀:「你好嗎?」現世蒼涼,我們已經對許多事失去信任,但面對正直者,也許過程中偶有瑕疵,但我們沒有權力站在至高點冷嘲熱諷。眼見他人面對挫折時,寬容的問候,才是人性裡最溫暖的。

話說回來,截稿當天,正巧友達召開2007年第三季法說會,分析家指出,友達第三季獲利225.7億,佳世達則轉虧為盈,獲利約28億,我看著財務報表,驚訝地抬頭問總編輯:「這集團的董事長,就是那天下午,在牯嶺街小劇場跟我聊天的人嗎!」千百億的世界真的離我太遠了!我那小小的溫暖,看起來真是微小,但在我心裡,它是無價的啊!(文│瞿欣怡)

     
 
     

55

歲的李焜耀第一次到台北市信義區威秀影城看電影,看的便是《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》,電影的男主角在受傷後重新找到人生,深深感動剛從谷底走回山巔的李焜耀。

每天深夜,丹尼爾都從惡夢中驚醒。夢中,他展現了驚世絕技,在體操環上完成了720度翻轉,就在要落地時,他飛翔的姿勢突然傾斜,腳踝猛然震地而碎。他的腿震得粉碎,骨與肉散落一地,所有人都站了起來,只有一個兩腳穿著不同鞋子的老人,面無表情地把一地碎骨掃進畚箕裡。

丹尼爾驚醒後再也睡不著,慢跑到鄰近的加油站,當他百無聊賴在等待時,突然低頭看見走出休息室的老人,穿著夢中的鞋,緩緩到收銀檯幫他結帳,又走向加油站外跟他道別,等丹尼爾回頭想看看老人時,老人在一眨眼的片刻,跳上兩公尺高的天台。

 

「那是什麼鬼把戲!」丹尼爾對老人求教不成後,惱羞成怒地吼著。他們的因緣從此開始。丹尼爾追著老人問個不停,最後乾脆給老人取了個綽號「蘇格拉底」。他拜老人為師,老人也承諾要教他成為戰士。

丹尼爾5歲就開始學體育,是加州柏克萊大學體操隊的選手,一心認為只要拿到奧運金牌,人生就會很美好。蘇格拉底卻徹底顛覆他想像中的世界。這條戰士之路遠比想像中艱辛……

戰士之路最重要的一課:「活在當下。」人生每個片刻都有事情在發生,時時刻刻都要專注。在大雨中,赤裸上身的丹尼爾抓緊吊環,挺立不動。那雨不只是雨,而是千千萬萬如絲的水滴。只要專注凝視當下,所有的事物都將不凡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戰士之路,追求的不是完美,而是不斷地超越自己,面對生命難題,全力以赴。

Wednesday,2007/11/07
明基友達基金會 http://www.BenQfoundation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