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日每日各個時刻,有時候感覺像重複了,但都有著各自的故事。儘管有各種立場、經歷悲歡離合,意義全都相等,光陰生生不息。所有歷史都是由我們眼裡被締造的,因而無數世界並行運轉。無論是再微小、不起眼的角落,只要說了它存在,它就會被創造而存在。  
     
   
  台北人,1988 年生。高中休學後,目前就讀英國溫布頓藝術學院戲劇預科。曾獲台積電青年文學獎優勝、奇幻藝術獎評審獎與佳作、倪匡科幻獎入圍。喜歡嘗試,以致於有時接近了賭博性質。不擅長應付太複雜的東西,所以無法創作自己也不懂的事物。  
     
   
  這是首次將文字結合視覺圖像的創作。從與女朋友的生活細節為概念出發,微觀日常事物幻化成視覺訴說的文字。感情生活可以超越現實也可以即興抽象,但是永遠不變的是我們兩牽著手穿拖鞋一起下樓吃麵;騎機車穿越台北巷道的那份真實。圖像應用 3D 技術,藉由數位創作模擬情感的抽象知覺和夢境的飄移不定,由內次元的染色體到外姿態的髮絲。結合個人圖像化的視覺傳達模式,向週遭的人描繪自己與世界的共存模式,用我熱愛的方式繼續下去。  
     
   
  持續以抽象動畫為創作的重心。動畫作品展出於美國 Siggraph、義大利 INVIDEO、亞洲數位藝術大賞 、法國里昂、倫敦、墨爾本、台北金馬等國際影展。最新創作獲得第四屆台北數位藝術節-音像藝術類-首獎。藉由動畫發展更多元的視覺組合與數位能量,傳遞一種屬於東方文化的動態美學;並期望將作品應用在幾何空間、品牌概念、實驗演出等不同類型的場域裡頭。畢業於實踐大學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,現任職於實踐大學博雅學部。  
     
   
     
   
  夢在眼前,視而不見,遑論實踐。台北城裡的人也一樣瞎了雙眼,殊不知那是通往世界中心的火車。日夜埋首奔波,經過了千百道轉折,赫然,最簡單的真誠才是世界中心。無奈到手的幸福經不起高溫,又化作一灘問號。夢想與未知就這樣 24 小時不停循環,我也日夜不停的苦苦追尋。  
     
   
  魔羯座 O 型台南人,不吃水餃,擅長做令別人羨慕的事。輔仁大學應用美術學系、東海大學建築學系碩士班畢業。三十歲那年離開建築師事務所,隻身至印度旅行 44 天,旅行成為生活信仰,且持續抒情、看風景、寫字。現任交通大學建築研究所教學助理及自由設計師。  
     
   
  只是想讓她們對時間說話,在某時刻表達對當下的感受。自己在每個人生階段如同植物般被不斷移植,那些曾發生在身邊朋友上的事也經由他們傳遞到我身上,「她們」某部分是我某些則是朋友,在某個情緒比較激動敏銳的時刻我拼湊完整成了她們,所以用兩個字「女」和「也」為名成「女也」,這很自然因為生命本來就相互交錯,每個人都是彼此生命最佳的見證者。  
     
   
  魏琪樺,暱稱蘇打,左撇子誕生於尷尬的金牛雙子交界,啃噬文字迷戀圖像,喜歡寫和攝影;正在努力摸索自己還可以是誰,目前人降落在北實踐媒傳系。  
     
   
     
   
  人生如戲,我們都是盡力扮演好每一片段的演員。 若神是導演,他與我們所有人一樣不知世界走向何處。此刻,就是我們所想要的,白天和黑夜的交界,在內省與外在感覺交融的片刻,一如天空最美的湛藍時分;所有的擁有和失去都不存在,親觸時間滑過肌膚皺摺的無奈,此刻,就是冀求的最好時光了。獻給已走向黑夜的朋友。  
     
   
  楊欣芳/幸運的人,正在學習生活。

魏閤廷/我是冒充大學畢業的上班族,每天好像都很忙,但似乎永遠不知道這麼忙是為了什麼?之前發現一件事,就是當接近夢想的時候,自己會不禁紅了眼眶,也許這就是不知道為了什麼而忙卻還是努力忙下去的原因吧!總有一點點希望的。
 
     
   
     
   
  在現實生活中的鬱悶與複雜的交際,讓人們失去了對夢想的熱忱與執著,迷失自我生活的意義,遇到不順時脆弱的倒下,埋怨這個世界帶來的不幸,責怪這份單純的夢想而自我設限。夢想是精神上的支持,開拓無限的希望,藉由此創作讓人思考夢想的意義與價值。  
     
   
  每天張開眼睛,就坐在自己的電腦桌前,一杯咖啡,洗衣機的轉動聲,開始一天的行程。曬衣架被風吹動著,午後寂寥的光線,照在正翻讀的書頁上,滑鼠輕點著網路資訊,沒有任何對話,只有在腦中勾勒夢境;生活中充滿不可預測的事情,我咀嚼著,都成為創作的元素,可以選擇包裝成圖,或文字,或一首歌。於是我們偽裝成藝術家,超脫世俗來尋求慰藉,用你的文字,用我的圖畫,來定義這奇想的年代。  
     
    最近還是一樣忙的不可開交,生活還是一樣無趣乏味。你呢?最近過的如何? 最近最期待的就是一個美好睡眠。辛苦了一整天後,一個完美的睡眠是犒賞自己最好的禮物你說是巴  ...  
 

 
    傍晚,院子裡的泥土上,灑下胡椒鹽,挖五十九個洞,分別給它們裹著蜂蜜的種子。墨魚寶寶抬頭,貼著水缸,我挨近說悄悄的話,牠聽完一臉天真悲壯  ...  
 

 
    我和死黨們深信,只要做好眼前的事,一定可以順利和未來的夢想產生連結。於是我們發展出一套用連接詞串起來的生活模式:「先…,再…,然後…。」…  
   
    一大早樓下的小狗狂叫,以為牠又吵鬧著要出外方便,下樓一看,這下不得了。氣象預報說是個中度颱風,水已經侵入家中。我們先把東西搬到桌上,以我們往常的經驗來看,再嚴重也不過淹到與飯桌一樣高。結果大水一下子就追平桌面,繼續往上竄升  ...  
 

 
    從小到大,我搬了有二十幾次的家,這樣的數字幾乎跟我現在的年齡相同,台灣的北中南我幾乎都住過了,只差東部,於是我不禁想,難道等我五十幾歲的時候,我也搬了五十幾次的家了嗎?噢,我不希望會這樣。每搬一次家,我就會丟棄一些不重要的東西,卻也會不小心弄丟一些重要的東西  ...  
 

 
    我凝視著那片或溫暖、或冷冽的紅土、黃土、河砂、海沙,一面等待著靈感女神的翩然而至,一面盤算著產品的形式和數量,那需要絕對的運氣加持和極端的精準算計。創作啊,從來不是件一蹴可幾的工程。我的沙土不是一般的沙土,而是經過適度變形的沙土  ...  
 

 
    我不知道為什麼,只知道一直以來內心總是有個聲音,希望能夠被擠壓,當時並不瞭解這股慾望源自何處,只記得小時候有次全家開車出去旅行,疲憊的我們睡在後座,東倒西歪、互相依靠,朦朦朧朧間,發覺我們竟然一個疊著一個地睡在一起,彼此擠壓著彼此  ...  
 

 
    路燈偏偏這時壞了,呼,方圓百里都壞了?演鬼片嗎?快走啊!真要發生什麼事,一定就是現在了!這寒風也來的湊巧,到底今天是怎麼了?柱子後似乎有個影子……我一定是看錯了,又不是在演電影。剛剛真不該拒絕白馬先生,雖然要欲擒故縱,但今天被抓走的可能是我  ...  
 

 
    黑糖饅頭、白饅頭、冰豆漿,今天是適合破土的好日子,陽光透過樹葉打在我頭上熱熱的,我像是充飽了電的電池一樣能量滿滿,更合適做ㄧ些勞動與流汗的工作,工具準備好了享受完早餐,沒穿鞋的我雙腳踩實了地面,我要種植去,帶著光與水  ...  
 

 
    曾經,城鎮上有工匠,平常只是做些小事情。有一天它被委託要在期限內蓋好一座教堂,但現在離期限沒有幾年,他知道不可能,可是要推掉也因為各種因素而不可能。他想或許城鎮上的同行會幫他,他挨家挨戶的尋求幫助,可惜都被強硬的拒絕。他也沒辦法只好 硬著頭皮開工  ...  
 

 
   
3
個甜甜圈:巧克力,楓葉糖霜,蜂蜜。第一次讓朋友剪我的頭髮,地點就是他公寓的廚房。面前的落地窗眺望浸在藍天下的樓宅  ...
 
 

 
    童年的夏天,很涼爽。在家門前的青草地上,抓蚱蜢和追蝴蝶,太陽總是落的很快,掉進遠方的海裡,然後,月亮就出來了。我總是不停的在遊戲,躲進冰箱或防空洞。和鄰居一起  ...  
 

 
   
2008
最後那天,我在搭往新宿的電車裡,突然想起南方的老家屋頂上的那隻青色的鳥,不知道為什麼在擁擠電車裡,我腦中閃出那樣的畫面,甚至差一點聞到傍晚空氣中瀰漫著稻草與燒柴的氣味  ...
 
 

 
    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,我又回到回到四十年前的舊居附近,尋找兒時記憶中的同學家時,忽然就看到了這一幕:一個老人走下樓梯,牽了腳踏車走出去,我心中一動,按下了快門  ...  
 

 
    牛是印度教中濕婆神的坐騎,它靜靜地蹲坐在神的殿堂之下。賣明信片的小女孩實在太小了,銷售技巧比不上哥哥姊姊們,甚至感覺不出她有在「賣」。 她索性爬到牛背上擺 Pose,千百年歷史的古蹟成為她的遊樂場  ...  
     
Friday,2010/1/15
專案聯絡人:江晉元 Jimmy Chiang8800-3135Jimmy.Chiang@BenQ.com
明基友達基金會 http://www.BenQfoundation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