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焜耀(以下簡稱李):說到自己小時候的故事,有時跟自己的小孩講,他都聽不下去(笑)。

那個年代,我們都是家裡經濟、勞動很重要的分子。所以我從小學五、六年級開始,就要在附近的碾米廠幫忙。那是很髒的環境,要流很多汗,對我最大的幫助是,讓我很小就知道:一定要努力、辛苦工作,任何成果都不是天上掉下來,培養出我的毅力跟韌性。

有一年大學暑假,我因為不想回家工作,故意在圖書館待了一個月,看到後來,還是覺得對不起父母,乖乖的回去(笑)。
 
       
 

蕭青陽(以下簡稱蕭):我從不覺得自己是成功人士,因為到現在,我都覺得還有很多阻礙在我旁邊,讓我很苦惱。但很早我就確定,人生是很多阻礙組合在一起,只是如何在過程中化解得漂亮,完成自己的理想。

我很感謝父母讓我出生在「農業時代」,他們從山上到新店開麵包店後,我要幫忙裝麵包、賣麵包、切吐司,半夜還要繼續洗機具,洗到滿腳都被蚊子叮。但也因為有那麼多裝麵包的紙袋,讓我在旁邊邊賣麵包邊拼命畫。

我想,人在很小的時候,基因已經確定了,我就是愛畫畫的人。所以國小、國中我一直很害怕,爲什麼上美術課時,老師說把數學課本拿出來?後來終於知道高中有美術學校,想辦法要去讀,考試前,私底下第一次帶著香去廟裡拜拜,希望神仙讓我讀到復興美工。

我很確定自己要畫畫,但社會卻不允許我們有機會。在我的產業中,我仍然繼續每天困惑、苦惱,像這 3 年,我一直期待做張懸的案子,她也跟我合作了,但昨天我下定決心推掉,因為唱片公司希望封面是寫真概念。不過,就是因為極大的壓力,讓我願意想辦法做到極大的可能,讓我之後有機會到美國,甚至把我不斷出現的逆境跟大家分享。

 
       
       
  李:我大學畢業後,當完兵回來,看到很多同學出國。我覺得書已經唸得夠多了,在學校,老師也不怎麼樣,我覺得這樣再唸下去不是辦法,就決定先到職場,以後覺得需要,再去唸書。

找工作的時候,發現有人徵求 microprocessor(微處理器)工程師,這東西是新出來的,在學校沒唸過,趕快回學校借書來 K,覺得蠻好玩的,就打定主意要做這個工作。

每個人一生中一定都有這樣的體驗:有時候刻意要找什麼,找不到﹔有時候一剎那碰到,啊!這就是我要的。往後我就只在報上看這種工作,其他就不去了。

很幸運地,我找到宏泰電子公司,現在已經倒掉了(大笑)。裡面的副總經理是施振榮董事長,我去了才發現它財務很不利,但施先生有意願經營這個行業,勉為其難地用了我跟其他一兩個人,做這方面工作。3 個月之後,公司把這個部門關掉。剛好大同也有一個這樣的 offer 出來,我就到大同去。

剛去大同,施先生就離開宏泰,自己成立宏痋C剛開始,他跟我說:「公司養不起這麼多人,你不要過來。」我在大同工作 3 個月後,他說:「你過來好了。」當時我父母都反對,說大同這種公司你不待,爲什麼要去小公司?

反對我也不管,反正我也不大聽話(笑),還是照自己的選擇做。過去以後薪水很低,一個月 4 千多塊台幣。但當時沒想這麼多,對新事物跟新工作的探索,這種強烈的慾望,是促使我選擇工作的重要原因。因為這樣,我對這份工作有非常高的熱情。
 
       
 

蕭:這讓我想到我畢業後第一份工作。因為畢業製作做得很用力,我後來是全校第一名畢業,被做卡片的知音公司老闆選去他的公司。

每個月,我們要選出一張自己最好的作品大量生產。有一次我陷入苦境,就用手指沾墨汁印了很多指紋在卡片上,畫了很多腳。評選時他們覺得好恐怖,好像很多蟑螂,我才開始覺得,我好像不是這塊料。

我第二份工作是到《明星》雜誌應徵設計主任,他要 5 年以上經驗,我假裝很成熟去面試,沒想到也過了。有一天,老闆跟我說要辦一本新雜誌,叫做《最高機密》,他要帶我去秀場看新研發版面的內容,到了桃園,才知道是牛肉場,很震撼。(全場大笑)

很多朋友問我,爲什麼你做的唱片都很有理想?你的收入來源?其實,後來我做了很多卡拉 OKDVD、寫真集封面,我知道這種產品如何做得很養眼、有賣像(全場大笑)。

這兩段佔了我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,它是個鍛鍊,讓我覺得不管是寫真集或高尚的電音產品,都應該很專業地進入,把它做好。

 
       
       
  蕭:我的產業很現實,因為歌迷最多的,永遠是飛輪海或是 F4。我這半輩子中,至少有 4 次準備要退休,因為過了 30 歲就好像不年輕,設計老練反而被批評不適合,累積愈多,危險性愈高。

05 年,我因為誤打誤撞被葛萊美獎提名,到了頒獎現場。我看見輪番上台領獎的都是老阿伯,我才知道技術人員是累積出來的,我好年輕(笑)。

因為太緊張,當時我許了一個願望:希望上帝不要把獎丟給我,讓我不斷來這個殿堂。我確信上帝真的和我交換了這個禮物,很快地,第 3 年、第 4 年祂都讓我去,但我又陷入了一個逆境,因為祂一直叫我來,一直不讓我上去。(全場大笑)
 
       
  李:當初選這條路,自己也不曉得到底多困難。給自己的目標是:總要比別人好一點,人家努力 3 分,我就努力 5 分。養成這個習慣後,我經常在開會時有不同的想法、提出不同的問題。這是一種自我訓練。

企業界很多人喜歡搶第一,做最大或是賣最多錢。但人生就是這麼弔詭,第一,只有做過唯一,才追求得到。這幾年我體會很深。

怎麼樣做到唯一?努力不可避免,但要堅持,更難。年輕時當工程師,老闆交代我的,我一定超出他的期望,做比他要求我更多的事情。當我有這樣的目標,就想盡辦法,他要 10 分,給他 12 分,不管那 2 分是不是他要的,至少他看到很新鮮的結果。經過這樣的過程,我累積很多唯一,慢慢的有機會成為第一。

 


創建自有品牌是 KY 一生最大的夢想,也是最大的挑戰。

 
       
       
  蕭:說放棄,與其說是放棄自己,不如說是放棄別人(全場大笑)。

熬夜好幾天做出來的案子,發現我的客戶只要銷售好就好。這可能是我要努力的地方,從小到大都太嚴肅,總是要做世界上最厲害的事,但一直想要做最好的,慢慢也就到了那個境界。

李:放棄的念頭一直都在,沒有人是銅牆鐵壁。

年輕時對放棄跟年紀大對放棄的想法不同。年輕時總是希望尋找更好的選擇,培養自己的能力,經過各種創業歷練;年紀大了以後,那變成一種責任,很多人是因為我們這張老臉才留在這邊工作,自己怎麼可以輕言放棄?我們背負的不是自己的工作喜好而已,是很多人的期望,很多人因為我們而支持這個公司、這個產品、這個品牌。
 
       
       
  蕭:到現在,我都搞不清楚自己這樣對不對。

我倒是有個問題想反問 KY,我知道他最近迷上騎腳踏車,我自己是迷上跑步。騎腳踏車的時候,KY 在想什麼?會問這個問題,因為在跑步的過程中,我會問自己:我到底在幹嘛?到今天我還是找不到答案。

我上禮拜在催一筆款子,這個客戶金曲獎入圍好幾項大獎,很風光,可是他就是不給我錢(全場大笑)。

我身邊有很多有理想的唱片人都是這樣,我要很誠實地告訴你們,好像蕭青陽做了很多台灣重要的、有理想的唱片,可是那些客戶真的很壞(全場大笑)。

我也反省自己是不是太老實,但老實人有老實的想法:因為我沒收什麼錢,所以我的客戶不敢改稿,讓我做的很有理想,他們拿我沒輒,因為沒付我什麼費用。

跑步的過程中,我真的在面對自己,我繼續再做唱片嗎?最理想的作品,對我來講是最殘忍的教訓。

我在這個產業裡,做唱片做到 20 年以上時,突然警覺從國外來的五大唱片公司才不會照顧台灣的幕後人員,再好的唱片設計,他們只考慮做的有沒有賣相。這讓我想抗拒,怎麼辦?前年,我在美國成立我第一家唱片公司。其實我不過是個設計師,怎麼突然想跟五大尬起來?因為他來這裡只想賺錢,並不是服務我們,所以我決定去做一件不可思議的事。

李:騎腳踏車迎著風非常舒服,尤其晚上公司很多年輕人經常找我去騎山路,下坡的快感是……哈哈哈哈!不能形容的。

到底怎麼發現自己所愛?嘗試了才知道。一畢業,我就看到想做的工作,做下去發現變化萬千,我更喜歡。做到30 幾歲,開始想老了以後要做什麼,尤其是退休後可以做什麼,現在就要開始準備。工作的目的,是為了退休後有更愜意的生活,不能到那時候再想。
 
       
   
   
       
  蕭青陽在五年內三度入圍美國葛萊美獎最佳唱片設計,獨特的風格吸引了全球設計與音樂界的高度重視。  
       
       
  蕭:在設計的領域中,很難認定成功是什麼。現在比較清楚的是,成功是有被報導、被露出、寫上「大師」兩個字,才警覺自己是不是有點成功?可是我剛已經說過自己的經歷,沒收到錢為什麼算是成功?(全場大笑)

我倒是想岔開話題,剛剛 KY 提到退休這件事,他不是還很年輕嗎?我想鼓勵 KY 一下(全場大笑)。

今天這個場子讓我覺得奇特的是,知道要來以後,家裡就變得很忙。我太太是學商的,從來就看不起我這個做藝術的沒收入(全場大笑),她的化妝台上永遠是一疊財經書,這次來,基本上是達成她的願望,讓她看看她的偶像。

她今天早上 7 點多就去 sedo,好久沒看到她的公主頭,穿著美美的禮服。我打從心裡覺得很高興,因為我看到我太太好有活力,我要跟一個有鈔票的人坐在一起(全場大笑)。

這幾年受到太太影響,我也開始想,如果可以變成一個開著跑車的設計師,也很好。不要太封閉,跟不同產業的人練習如何做設計賺大錢,我會盡量努力。

李:做設計肯定可以賺大錢,我們整個集團都非常尊敬設計師。

不是「成功」這兩個字的問題,而是這個社會喜歡有「英雄」角色。現在看待成功,我有幾個角度,譬如我是不是給社會帶來很好的就業機會?讓很多人有創意發揮的空間?在自己辛苦的過程中,也給別人舞台,帶給社會總體財富的增加。

還有一點,成功是:自己是不是對得起自己?雖然今年找工作不容易,但這個月跟 4 個月前比較,大家感覺還是不一樣,覺得景氣有點回暖了。最近去餐廳吃飯,我都會問老闆生意有沒有比較好?老闆都說有。我想企業家在這裡面間接貢獻了一點力量,讓氣氛轉正。

這個時代跟我們那時候不同,當時畢竟產業在高速起飛,創業機會多,成功率也高。現在最容易成功的行業,我想就是創意工作者,因為不用資本就能創業。現在實體產業的創業都比過去難度高,尤其台灣跟大陸的經濟一直接軌,互動愈頻繁,競爭態勢會愈來愈明顯,將來只在台灣是第一名,不見得能生存。

未來容易出人頭地的,應該還是創意型工作,在某一個領域,這個領域可大可小,想盡辦法築出自己的競爭優勢,一定有機會成為一方之霸。

蕭:對於如何在設計界成功,我真的講不出什麼。可是對於企業怎麼樣成功,我倒是自認我知道。而且是很小的時候就知道,只是很少有機會跟企業領袖見面,把訣竅告訴他(全場大笑)。

因為我很喜歡美術,所以我很注意國際企業的美術設計,像是商標或包裝的設計。我發現,全世界最夯的企業,永遠最講究設計。當這家公司開始下滑,在美術上就變得懶惰、隨興、草率。

我開始注意「BenQ」,也是因為它很好看。它開始用紫色、用微笑的老外小孩表達時,我發現台灣終於有個品牌用好看的方式來表達企業形象。

李:我們從開始創品牌開始,就很注意美學。大家都喜歡美的東西,美的經驗。最近我們在重新強調這樣的訊息:"looking great"BenQ 就是「好看」也希望是「看好」。
 
       
       
  蕭:我是一個跟賺很多錢無關的設計師,我反而覺得應該鼓勵 KY, 你要讓你的公司繼續保持「好看」,用理想帶領。不要一直講自己年紀大,我看到你,就是我哥哥嘛!(全場鼓掌大笑)

李:我也期許青陽在創意上繼續堅持,除了唱片領域,可以多做一點其他領域的設計,我們能感受更多你的創意帶給我們的幸福。

青陽入圍葛萊美的獎項,我們的金曲獎沒有,我要呼籲新聞局(全場大笑)趕上葛萊美獎的水準,給這群創意工作者更多空間,這是政府可以做的。
 
     
   
 
5
16 日在台北福華文教會館舉行的「無畏的心 開創的腦」講座,吸引了一千多位聽眾慕名參加,KY 與蕭青陽在對談中激盪出最精彩的創業與創意火花。
 
       
Friday,2009/6/19
專案聯絡人:江晉元 Jimmy Chiang / 8800-3135 / Jimmy.Chiang@BenQ.com
明基友達基金會 http://www.BenQfoundation.org